• <fieldset id='wh8f9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wh8f9'><strong id='wh8f9'></strong><small id='wh8f9'></small><button id='wh8f9'></button><li id='wh8f9'><noscript id='wh8f9'><big id='wh8f9'></big><dt id='wh8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h8f9'><table id='wh8f9'><blockquote id='wh8f9'><tbody id='wh8f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h8f9'></u><kbd id='wh8f9'><kbd id='wh8f9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wh8f9'><strong id='wh8f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wh8f9'><div id='wh8f9'><ins id='wh8f9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wh8f9'></span><ins id='wh8f9'></ins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h8f9'><em id='wh8f9'></em><td id='wh8f9'><div id='wh8f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h8f9'><big id='wh8f9'><big id='wh8f9'></big><legend id='wh8f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dl id='wh8f9'></dl>

          1. <i id='wh8f9'></i>

            打谷場毛屍事件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碰免费上传视频_天天人体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

              這是父親跟我講的一個故事,故事發生在70年代末。我後來找很多人證實瞭一下,確實真實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70年代末,農村都已經開始實行傢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大傢分土地自己給自己幹活,但是很多東西都還是用的公傢的,比如打谷場。

              打谷場俗稱曬谷場,就是田裡的谷子收上來之後會堆到上面去曬,曬幹的稻谷才會放到倉庫裡面儲存。

              打谷場位於村東頭的一片空地上,文革時候大傢在那邊漆瞭一片水泥地,專門晾稻谷。

              某一個夏天的晚上,打谷場裡面堆瞭很多稻谷,按照慣例,需要留一個人下來守夜,一是為瞭防止別人來偷,另外一個則是為瞭防止晚上下雨的話,能有人很快就拿雨佈蓋上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天晚上是父親守夜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吃完晚飯之後,帶瞭一半西瓜、一隻手電筒和一把扇子到打谷場守夜。

              打谷場旁邊有一個小棚子,是專門給守夜的人睡覺用的,裡面還簡單的鋪瞭個破涼席,掛瞭個蚊帳。吃完西瓜,父親到旁邊的小溝裡面洗瞭把臉,巡視瞭一周之後,就回小棚子睡覺瞭。當天晚上涼風習習,不算特別熱,比較舒適。

              睡得正香的時候,突然打谷場裡面響起瞭稀稀疏疏的聲音,父親以為是有人偷谷,於是起來拿瞭跟趁手的棍子,打著手電去看看情況。父親拿著手電轉瞭一圈,沒發現什麼特殊情況,還是跟原來一樣。父親搖瞭搖頭準備回到瞭小棚子裡。

              躺回到棚子裡面後,父親睡意全無,就坐到外邊乘乘涼,突然他又聽到瞭那個稀稀疏疏的聲音,像是老鼠在偷吃稻谷,又像是有人在挪動的聲音。父親有點害怕瞭,其實那個時候,他還隻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夥子,但是既然留下來守夜,就得負責任,如果誰傢的谷子被偷瞭,第二天就不好交代瞭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喝瞭口水給自己壯壯膽,然後打著手電準備再去看看什麼情況。轉瞭一圈,一切如常,甚至連雨佈的地方都沒有挪動。父親覺得甚是怪異,那陣聲音是從哪兒傳來的呢?想瞭一會想不通,又轉瞭一圈之後,父親隻好折回小棚子裡繼續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一夜無話,第二天早上,天剛蒙蒙亮,父親去檢查谷堆,發現谷堆旁邊躺瞭一個人,父親心想,誰這麼一大早就過來幹活?走近一看,這個人一點的不認識,讓人奇怪的是,這個人腳上穿的鞋非常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沒錯!那是一雙壽鞋(死人穿的鞋)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當即嚇得趕緊回村裡叫人。村裡的勞動力來瞭之後,都不認識這具屍體是誰。有人報到上面去瞭,縣公安局來人把這具屍體運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聽說是另外一個鄉,有一戶人傢死瞭一個人,辦白喜事的當天晚上,屍體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據說丟失的屍體就是當天躺在打谷場的那一具。公安局來人找我爸還專門調查這個情況。後來有人說是這傢人有一個仇傢,當天把屍體偷出來運到瞭我們村的打谷場。但是父親說,當天晚上轉瞭幾圈都沒看到這個情況。另外還有人說,是屍體跑過來的。公安局調查瞭一段時間之後,也不瞭瞭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