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hxpeu'></dl>
    1. <acronym id='hxpeu'><em id='hxpeu'></em><td id='hxpeu'><div id='hxpe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xpeu'><big id='hxpeu'><big id='hxpeu'></big><legend id='hxpe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'hxpeu'></span>

      <i id='hxpeu'></i>

      1. <ins id='hxpeu'></ins>
      2. <tr id='hxpeu'><strong id='hxpeu'></strong><small id='hxpeu'></small><button id='hxpeu'></button><li id='hxpeu'><noscript id='hxpeu'><big id='hxpeu'></big><dt id='hxpe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xpeu'><table id='hxpeu'><blockquote id='hxpeu'><tbody id='hxpe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xpeu'></u><kbd id='hxpeu'><kbd id='hxpeu'></kbd></kbd>

      3. <i id='hxpeu'><div id='hxpeu'><ins id='hxpe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hxpeu'><strong id='hxpe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hxpeu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校園鬼故事:琴弓剪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碰免费上传视频_天天人体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

          琴傷
              如往常一樣,劉偉看到美麗的月色後就忍不住拿起吉他去陽臺自彈自唱一番。他坐在椅子上把吉他放在腿上開始調音。接著,他彈奏瞭幾下後,慘叫一聲倒在地上。
              同寢室的張蘇聽到叫聲,還以為劉偉在練聲,也沒在意,便繼續玩遊戲。不久,張蘇聞到瞭血腥味,低頭一看,陽臺那邊流淌著腥紅的血。張蘇跑到陽臺,被嚇得不輕——劉偉躺在地上,手指斷瞭三根,血流成河。
              幾個小時後,手指被接好的劉偉在醫院裡醒來。張蘇把整個手術的過程說瞭一遍,然後問他的手指是怎麼搞的。
              劉偉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,他調音時用力撥弄琴弦,然後當場就被指尖的痛楚疼暈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這麼說是琴弦把你的手指給割斷瞭?”張蘇不敢相信。
              幾天後,劉偉出院瞭,回到寢室第一件事就是要復仇。他拿起跟瞭自己兩年的吉他,狠狠地朝椅子上摔去。吉他轟地一聲巨響,碎裂一地。琴弦也全部斷裂,飛散開來。怪異的是,琴弦很有目的性地飛向劉偉的頭部。劉偉的臉被琴弦割出幾條血痕,接著,每一條血痕都長出一根手指,手指從劉偉的臉皮裡破口而出。
              劉偉隻覺得臉特別癢癢,於是照瞭照鏡子。他親眼看到鏡子裡自己的臉慢慢被那五根手指撕開,傷口越來越大。這五根手指是如此熟悉,他隻能任由它們掙紮著伸出來。最後,五根手指掉落在地上,爬上瞭劉偉的身體。
              劉偉死前給張蘇打瞭電話,電話裡說瞭幾句銜接不上的話:“他回來瞭……我們都得死……快跑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張蘇仔細回想著電話內容,誰回來瞭?為什麼死?往哪兒跑?
              很快,張蘇想起來瞭……
              他回來瞭。我不會死。我不用跑。
              弓殺
              劉偉死時,脖子已經被琴弦割斷,隻剩下一些爛肉連接著身體和頭。然而,這些張蘇都沒有看到,因為他回寢室後隻看到瞭一地吉他的殘渣和濃重的血跡。
              對於張蘇來說,劉偉生死不明,但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恐怖已經來襲,做好應對措施才是關鍵。當初他們三個人合夥設計瞭一場慘劇,現在到瞭該面對的時候瞭。張蘇把室友霍玉東叫回來清理寢室,同時想辦法保全自己。
              張蘇無法想象劉偉遭遇瞭什麼,所以也隻能憑感覺來躲避危險。首先,他把寢室裡所有可能危害生命的東西全部封藏在衣櫃裡,拿鎖鎖住,然後把陽臺的窗戶關好,用膠帶把窗戶封死,最後他拿出祖傳的護身符貼身帶著,用來驅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張蘇,我看再怎麼做都是白忙活,吉他弦都能割斷劉偉的手指,那麼每一樣東西都可能成為殺人兇器。如果真的是他回來瞭,我們逃不掉的。”霍玉東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閉嘴!我已經查過瞭,這個月是閏月,有助於他回來復仇。可是再有三天這個月就結束瞭,隻要我們挺過三天,一切都會沒事的。”張蘇手握護身符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好吧,就聽你的。”霍玉東隨手拿起運動包裡的弓和箭,在寢室裡舞弄起來。他是學校裡屈指可數的射箭運動員,要不是被張蘇叫回來,訓練起碼還有兩個小時才能結束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住手。”張蘇本能地後退,躲開瞭霍玉東的箭鋒,然後一個箭步沖上來,搶過那根尚未離弦的箭丟向窗戶那裡。
              接著隻聽嘩啦啦一連串聲音,那根箭刺穿瞭玻璃窗沖下樓去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你不是鉛球運動員吧?這麼猛。”霍玉東不敢相信地調侃道。
              張蘇也無法解釋這一切是怎麼回事,他隻能盡一切力量避開所有可能成為兇器的東西。
              沒過多久,一個陌生的男生敲響瞭張蘇寢室的門。
              “誰?”張蘇警惕地問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快點兒開門。你們寢室扔下來的箭紮壞瞭我的籃球,賠我籃球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霍玉東一聽是這麼回事,趕緊開門把他請進屋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個男生抱著一個鼓鼓的籃球,籃球上面插著一根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多少錢?”張蘇問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一百三。”男生豁達地說,“零頭兒就不用給我瞭,你給一百就行。”
              張蘇用一百塊打發瞭男生,卻覺得事情越來越奇怪瞭。
              霍玉東也不說話,默默地做著拉弓的動作,一次又一次。
              突然,霍玉東尖叫一聲倒在瞭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