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64mpz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64mpz'><strong id='64mp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span id='64mpz'></span>

    1. <i id='64mpz'><div id='64mpz'><ins id='64mpz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dl id='64mpz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64mpz'><em id='64mpz'></em><td id='64mpz'><div id='64mp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4mpz'><big id='64mpz'><big id='64mpz'></big><legend id='64mp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64mpz'></i>
        2. <ins id='64mpz'></ins>

        3. <tr id='64mpz'><strong id='64mpz'></strong><small id='64mpz'></small><button id='64mpz'></button><li id='64mpz'><noscript id='64mpz'><big id='64mpz'></big><dt id='64mp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4mpz'><table id='64mpz'><blockquote id='64mpz'><tbody id='64mp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4mpz'></u><kbd id='64mpz'><kbd id='64mpz'></kbd></kbd>
        4. 陰陽先生劉半仙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碰免费上传视频_天天人体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

            民國時期就有一位姓劉的陰陽先生,此人懂易經、通八卦、曉陰陽,當地人稱:劉半仙,聲望很高。關於他的故事,就從小河村的一件奇事開始。

            小河村有個人叫張老五,由於傢裡窮,三十好幾瞭也沒有討到老婆,幾個兄弟都已經成傢,他還是一個人,守著那個破院子裡獨自生活。最近幾日他突然瘋瞭,六親不認,見人就想打。

            據說,前幾天他給別人幫忙幹活,回來的很晚,回到傢裡就開始發高燒,然後說胡話。張老五也有一些關系不錯的朋友,其中有一個叫王六的,聽說他生病瞭,就來到他傢看望他,王六沒等說幾句話,張老五就大喊著站瞭起來說:王六你還我的命來。“說著一頓拳打腳踢。

            這個王六趕緊就往外跑,可是這個張老五象個瘋子一樣追瞭出來,不知從哪裡抓瞭把斧頭,沒出幾步就把王六砍倒在地。其他朋友看瞭以後,趕緊來拉他。但是奇怪的是,這個張老五力氣甚至比平常的他大很多,幾個人都拉不住他,一直到把王六砍死,甚至把王六的頭砍瞭下來,大傢也都被嚇傻瞭。

            就在同一天,張老五在村裡又殺瞭一個人。從此以後,張老五每天拿著斧子在村子裡轉悠,嘴裡總是叨咕著:欠我命的都還我命來。

            村子裡的人趕緊去報瞭官府,官府來人說:這個瘋子我們也拿他沒辦法啊!還是你們村子自己解決吧!然後把他的傢屬叫瞭過來,嚇唬瞭一頓讓他們嚴加看管,否則如何,如何。

            大傢不要奇怪,那時的政府哪有什麼瘋人院什麼的,也不能把他關進監獄,中國歷代好象還真沒有對瘋子的處罰辦法,犯人一旦觸犯刑罰,如果裝瘋可能就會免於懲罰,記得水滸裡的宋江也為瞭免於懲罰裝過瘋。而這個張老五大傢都知道確實是真瘋瞭……

            張老五把自己傢院子裡,都挖成瞭一個個的大坑,嘴裡還叨咕著:這個坑是給村子裡某某挖的,那個又是給村子裡某某挖的,都讓你們死在這些個坑裡。

            他說的人都是村子裡實名實姓的人,這個可就有些太恐怖瞭,奇怪的是,這個張老五一張嘴說話的時候,聲音細聲細氣的有些象小女孩的聲音……

            村子裡一時人人自危,最後研究決定,把這個張老五用繩子綁起來,甚至有些人居然說把他害死就得瞭。這個提議一提出,馬上就遭到瞭另一些人的反對,盡管是個能傷人命的瘋子,畢竟是人命,如果把他害死,恐怕官府也不會輕饒的,何況張老五還有幾個哥哥,如果把人傢弟弟給殺瞭,人傢可不會同意。

            最後,村子裡一些威望較高的人,找到張老五的哥哥傢,商量把他綁起來,大傢輪流給他送些食物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五的幾個哥哥也無奈,隻好同意。村裡人找瞭十幾個壯漢,還有張老五的哥哥們拿著繩子,費瞭好大勁把他綁起來。綁在瞭張老五傢的一棵樹上。

            綁瞭以後,張老五的哥哥、嫂嫂們輪流給送些食物,但是張老五嘴裡還隻是大喊大叫,要這個人的性命,要那個人的性命。

            綁瞭三天,就在人們的心理才稍稍安下來的時候,一天夜裡,不知張老五怎麼的居然把繩子掙開瞭,悄悄的走到村子裡的一傢又殺瞭一個人,並把頭取瞭下來,村子裡又進入瞭一片恐慌之中。

            村子裡的人這次幹脆找瞭一個鐵鏈子,把張老五重新綁瞭起來。這回,村子裡的人即使從他傢路過,也感到膽顫心驚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五每天使勁的掙著鐵鏈子,嘴裡依然喊著要殺某某人。即使用鐵鏈捆著,村子裡的人還是心中不安,擔心他哪天再把鐵鏈掙開。

            村子裡一些有經驗的老人說:估計這張老五肯定招瞭邪病,還是找個陰陽先生來看看吧!

            村裡人有人提議請劉半仙,因為都知道他本事大,劉半仙被請來後,聽瞭村民們的敘述,隻見劉半仙掐指算瞭一下,嘆瞭口氣說:做孽啊!你們村是不是有人害死瞭一個剛出生七天的女嬰?

            村裡的人說:應該有吧!孩子生多瞭,窮養不起,又是女孩,有時就會用水把孩子沁死,或直接扔掉,也不算什麼稀罕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說到這裡咱必須講清楚,那個年代的人沒有什避孕和打胎措施,這事也是比較常常見的。在佛傢人眼裡,即使害死沒有出生的嬰童也會早晚有報應的,但是這個就太快瞭點瞭。

            在村民們的帶領下,劉半仙來到瞭張老五的傢裡,鐵鏈子依然綁的很結實。張老五見很多人進瞭他的傢裡,嘴裡還是喊著:我要殺光你們所有的人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五眼睛突然直直的看著劉半仙,嘴裡冒出還是他得瞭瘋病以後,類似於小女孩的聲音,說道:劉半仙你不要管這件事情,否則,我也要殺光你的全傢。張老五雖然瘋瞭,竟然能認識劉半仙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微微一笑:你雖然死的冤屈,但是已經有人給你嘗瞭命,你就走瞭吧!我可以代你超度,冤冤相報何時能瞭?

            張老五怪笑起來,突然說道:我現在就殺瞭你個多管閑事的東西,一陣猛烈的掙紮,誰也沒有想到,那麼粗的鐵鏈子居然被他掙斷瞭,然後猛的一下撲到瞭劉半仙的面前,拿著剛掙斷的鐵鏈子,猛的向劉半仙的頭上砸去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一驚,頭稍稍一躲,讓過這個鐵鏈,從懷裡拿出瞭他隨身攜帶的羅盤,隻是拿著羅盤晃瞭晃張老五。隻見張老五的身體開始晃悠起來,不多時就軟綿綿的躺在地上,昏迷不醒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見張老五倒下之後,馬上上前給他號瞭一下脈。然後搖瞭搖頭,嘆道:可惜他的命也不久已。然後又問村裡人:你們這裡的亂墳崗子陰宅在哪裡呀?帶我去看看吧!

            村裡的人不敢殆慢,帶領著劉半仙來到瞭一片小樹林裡面。劉半仙拿出羅盤測瞭一會兒,在一片比較松的土面上停瞭下來。讓村裡的人用鍬開始挖。不一會的工夫,挖出瞭一段草席,打開草席一看大傢都愣住瞭,原來草席裡面竟然是一個小孩,看起來也就是剛剛滿月的樣子,從臉上看隱隱的有一種怨氣,但是這個小孩看起來一點不象一個死嬰,面部紅潤,就像在睡覺一樣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問大傢:這是誰傢的孩子?有人知道不?

            有一個人說:這個有可能是村西頭王四傢的孩子,一個月前聽說他傢埋瞭個女嬰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說:趕快把他傢裡人叫過來吧!

            有幾個人馬上就跑去瞭村西頭,說話的工夫,就把王四給叫來瞭,身後還跟來瞭他瘋瘋顛顛的媳婦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問王四:這個可是你的孩子埋到瞭這裡?

            王四仔細看瞭看位置,又看瞭看孩子,說道:就是我傢埋的,可是這個孩子怎麼好象長大瞭許多呀?埋的時候隻有七天,現在這個孩子怎麼象滿月的孩子一般大呀?

            劉半仙說道:真是自作孽不可活,孩子都已經七天大瞭,你們說給活埋就埋掉瞭,你們知道想轉世為人是多麼不容易嗎?

            王四這時也哭得不行瞭,邊哭邊敘述著埋孩子的經過:王四傢極為貧困,大約一個多月以前,他傢又生瞭第七個孩子,開始養瞭幾天,但是感覺再養下去也養不起瞭。就找瞭他的一個堂兄弟王六,幫忙把這個孩子給扔掉。

            其實,那個時候扔掉一個孩子也是經常的事情,王六也就滿口的答應瞭。晚上,王六和幾個酒友喝瞭酒後,抱著孩子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王六來他傢說:昨天晚上,我們本打算把孩子扔到小樹林就得瞭,可是我們走瞭好遠還聽見孩子的哭聲,我耳邊總是聽見孩子喊我的名字,叫我救命,我和那幾個酒友借著酒勁回去,把孩子挖瞭個坑就埋掉瞭。

            當時,王六說的這些話,被王四的老婆聽見瞭,當時就傻瞭,他老婆說:半夜的時候,耳朵裡一直響著孩子的聲音,”娘,救救我吧!我悶死瞭!娘,救救我吧!我悶死瞭!“自那以後,王四的老婆就得上瞭瘋病一樣。

            沒有多久,王六和那幾個酒友,都被張老五給殺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嘆道:首先你們害死孩子是損瞭陰德的事情,再又半夜子時埋孩子,你們沒有聽老人說過剛生的小孩不能入土嗎?你們又在極陰之時、埋在瞭這個極陰之地,還入穴極準,可見天怒鬼怨,這個孩子的怨氣不能化解,陽氣陰氣鬱結一起,孩子生不能生,死不能轉世,隻有把怨氣發到你們的村子裡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指著孩子給大傢看,隻見這個死孩子,像沒有死去一樣,一看分明是在那裡睡覺,比剛埋時好象還長瞭不少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隨後吩咐王四,趕緊把這個孩子用火燒掉。不大一會兒,火光沖天而起。就在這時,隻見王四的老婆忽然倒地,面色鐵青,昏迷不醒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上前號號脈,拿起一隻筆蘸瞭點墨,在王四老婆衣服的心口、和兩個袖子各畫瞭幾個奇怪的圖案,嘴裡念念有詞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王四的老婆幽幽的醒轉過來,劉半仙又開瞭個奇怪的方子,沒有幾天,他老婆的瘋顛病已經恢復如初瞭。

            來看熱鬧的張老五的哥哥、嫂子,也過來求劉半仙給張老五治瘋病,因為直到現在張老五還是沒有清醒過來,仍處於昏迷之中。

            劉半仙說:不是我不給他治病,而是他的命象已絕,你們就準備料理後事吧!

            沒過三天,張老五真的就一命嗚呼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