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4aek'><strong id='4aek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tr id='4aek'><strong id='4aek'></strong><small id='4aek'></small><button id='4aek'></button><li id='4aek'><noscript id='4aek'><big id='4aek'></big><dt id='4ae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aek'><table id='4aek'><blockquote id='4aek'><tbody id='4ae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aek'></u><kbd id='4aek'><kbd id='4aek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4aek'></ins><acronym id='4aek'><em id='4aek'></em><td id='4aek'><div id='4ae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aek'><big id='4aek'><big id='4aek'></big><legend id='4ae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fieldset id='4aek'></fieldset>

    1. <dl id='4aek'></dl>
      <span id='4aek'></span>
      <i id='4aek'><div id='4aek'><ins id='4ae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4aek'></i>

        1. 石頭砸不斷的姻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碰免费上传视频_天天人体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

              張三是個天資聰慧而又性情倔強的農傢少年.自打上學起,每次考試,張三都牢牢把持著全年級第一的位子.。村裡的人都誇張三是個好苗子,將來能有出息,就連張三的父親張老根都毫不掩飾對兒子的贊賞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年初夏的一個星期天,張三吃過早飯後,牽著自傢的牛去後山放養。來到瞭一個山坡上,張三忽然看見一個白胡子老頭正在地上擺著一對對的小石子。他覺得十分奇怪,便站在一邊看個究竟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隻見那個老頭很是慎重地把一個石子從地上拿起,左右為難,不知擺向那裡,看樣子倒象是在下著一盤什麼棋。而且,老頭臉色凝重,左盼右顧,舉棋不定,就像在棋裡下瞭多大的賭註似的。可是,張三看看地上,除瞭那些石子之外,連個畫的棋盤也沒有。不過,那些石子卻是一對對的擺在那裡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張三對於那些象棋呀跳棋呀什麼的,甚至村裡愛下的那種五子棋什麼的,也略知一二,不過,這種沒棋盤沒棋格的下法,可是從沒有見過。看到這裡,張三不由的為老頭的遲緩著急起來:不就是一個子嗎?放在那裡不成,何必這樣呢。他急得上前一步,上去抓過瞭老頭手裡的石子,往旁邊上的一個子上一放,說:放在這裡不就成瞭,何必為這犯愁呢?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胡子老頭回頭看瞭看,對著張三說:那不成,這可是一對姻緣呢,怎麼能亂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姻緣?”張三有些驚奇,可是他馬上就笑瞭:什麼姻緣,你一個糟老頭子能管人的姻緣?說破大天也沒有人信,要是你管姻緣,還能一個人在這裡擺石子?於是,他對著老頭說:“你管姻緣?我還說我是玉帝呢,吹牛當然得挑大個兒的吹瞭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麼是吹牛?這是真的,這可是不能亂來的,亂來是要出事的,該是誰就是誰,這麼是吹呢?”老頭子氣的胡子也撅瞭起來,看樣子,要是真的張三再堅持下去,他非得揍張三不可。張三可不吃這種眼前虧,他趕緊說:“好好好,對對對,是你老說的對,是你老說的對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其實,在心裡,卻是另一番話,“我又何必跟這個瘋老頭子較這個真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什麼,你敢說我是瘋老頭子?真是,膽子比天還大,也不睜開眼看看,我是誰?敢這麼說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張三怎麼也想不到,眼前的這個老頭子,竟連他心裡想的也能猜出來。他有些後怕,不該為瞭好奇而湊這裡來,弄得現在進也不是退也不是,真的跟這個老傢夥較起真來,自己怕是脫不瞭身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告訴你,別小看人,別以為你是縣長,就看不起人,有好些事,連你也說瞭不算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麼?我是縣長?”張三差點沒叫出聲來,他現在不過是村裡的放牛娃,那裡是什麼縣長,這不是瞪著眼說瞎話麼?他差點沒笑出聲來,真是個瘋老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他這話並沒有說出口,那個老頭子氣得從地上站起來,用手指著張三的鼻子說:你,你實在是眼裡沒人,我怎麼是瘋老頭子,你說,再說,就算是我是瘋老頭子,這話也犯不上由你來說,看來,我不給你露兩手,你也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,好,現在,我實話告訴你:就連你的一輩子姻緣大事,也在這裡放著呢,不信,你看,這就是你的!”說著,瘋老頭子扯著張三來到瞭那擺得一地的石子前,指著地面上的許多石子中的一組,對著張三說: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吧,這就是你,”張三順著手指往那裡看去,隻見在那許多對兒石子的邊上,正擺著一對小石子,張三差點沒笑出聲來,心說:“真是瘋老頭子,這石子多瞭,我跟這石子有什麼關系,這石子能是我?這可是瞪著眼說瞎話,真是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老頭子指著張三說:“說瞭你也不信,我索性實話對你說,你將來就是和這個石子是一對兒,就是再怎麼著也變不瞭,信不信由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老頭子站在瞭一邊,用眼瞪著張三,那樣子,就象是市場上的馬販子看著買馬人說話的口氣,他是行傢裡手,而張三則是個根本不懂行情的傻子。張三真是越想越氣:自己本來是來看傻子,現在看來到是自己成瞭傻子,這可真讓人憋氣!不過,張三又一想,算瞭,我跟個瘋老頭子較個什麼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別不信,現在,我就跟你說,你就跟著這個媳婦是一對,中間跟得再多,也還得跟著她是一對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我說,老頭兒,你說這個是我媳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錯,錯瞭管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張三差點樂暈過去,從來沒有聽說過,自己的媳婦竟是個石頭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會信的,不過,我也犯不上跟你鬥氣,索性再跟你說細點,你的媳婦就是在你們這個鎮上賣白菜的那個小女孩,不信,你就走著瞧。”說完,這老人竟象是看不起張三似的,頭也不回的走瞭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走得越來越遠的老人,張三心裡一陣茫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到傢裡,張三越想越覺得好笑,他張三竟要和鎮上一個賣白菜的小女孩子是一對兒?他怎麼也不相信,便把這事放在一邊,可是,越是這樣,越是放不下,弄得他心慌意亂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天,也不知是什麼原因,他竟鬼使神差地來到集市上,看是不是有這麼個賣菜的小女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