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hhh1x'></i>
  • <acronym id='hhh1x'><em id='hhh1x'></em><td id='hhh1x'><div id='hhh1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hh1x'><big id='hhh1x'><big id='hhh1x'></big><legend id='hhh1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hhh1x'><strong id='hhh1x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hhh1x'><strong id='hhh1x'></strong><small id='hhh1x'></small><button id='hhh1x'></button><li id='hhh1x'><noscript id='hhh1x'><big id='hhh1x'></big><dt id='hhh1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hh1x'><table id='hhh1x'><blockquote id='hhh1x'><tbody id='hhh1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hh1x'></u><kbd id='hhh1x'><kbd id='hhh1x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hhh1x'></span>

      1. <dl id='hhh1x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hhh1x'><div id='hhh1x'><ins id='hhh1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hhh1x'></fieldset><ins id='hhh1x'></ins>

            不要在我的墳前跳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碰免费上传视频_天天人体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

            深夜時分,街道上冷冷清清,偶爾有那麼一兩隻野貓從綠化帶的灌木叢中躥進躥出,行蹤詭秘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我和李抓的行動簡直甘拜下風。我們沒有目的,時常恍惚,已經過去兩天瞭,我們遊蕩在L城的街頭巷尾,無處安身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此刻,精疲力竭的李抓氣若遊絲地說:我們住院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瞭一聲,表示贊同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們就近找到一傢醫院,徑直來到住院部,走廊裡靜悄悄的,消毒水的氣味略微有一點刺鼻。這時候,病房大多都已熄燈,病房外的長椅處於閑置狀態。我們停下腳步,分別在兩張長椅上躺瞭下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一切都恍如隔世,這種方式的住院我和李抓早在七八年前就已體驗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抓是我的親弟弟,彼時,剛滿十四歲的我們雙雙離傢出走,在一傢醫院整整借宿瞭三天才被捉拿回去。而今,我們故技重施,所不同的是,這一次,我們是無傢可歸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們的父親,那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人,在一年前背叛瞭母親,也背叛瞭整個傢庭。在他和另一個女人準備雙宿雙飛的那天,一傢人正圍在桌前吃飯,父親突然拍案而起,說:全體解散!之後,他抹瞭一把嘴,拎起事先準備好的包揚長而去。當時我和李抓懵瞭,唯有母親表現得相當冷靜,一個月後,母親也無聲無息地走瞭,據親戚說也是和別人雙宿雙飛瞭。父親留瞭一句全體解散!隻字未留的母親將解散詮釋得幹凈徹底。她悄然把傢裡的房子賣瞭,攜款不知所蹤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事實上,之所以四口之傢分崩離析,作為孩子,我和李抓長期以來的不思進取也是傢庭破碎的一大誘因。父母大概看不到這個傢庭的希望吧。我和李抓沒讀過大學,甚至高中都沒有畢業便輟學在傢,過起瞭退休老頭的生活。我們每天隻是宅在傢裡看電視、玩遊戲。且將父母的一次次的教導與數落雷打不動地當作耳旁風。因此,父母先後上演的雙宿雙飛也是綜合瞭各方面的考慮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由於母親把房子賣瞭,導致我和李抓失去瞭安樂窩,不得不投奔親戚傢。寄人籬下無疑是痛苦的,況且我們歲數也不小瞭,早就到瞭自力更生的年紀。所以,我們離開瞭傢鄉,來到L城,來到瞭這未知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現在把場景拉回到醫院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因為太過疲憊,李抓甫一躺下,鼾聲便接踵而至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也在不知不覺中進入夢鄉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不知過瞭多久,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生吞活剝般致使我的睡夢背井離鄉。我睡眼惺忪地睜開雙眼,在昏暗而慘淡的燈光下,一名女護士正慌慌張張地推著一張病床往電梯口跑。恰在這時,病床一側的輪子不知蹭到瞭什麼,的一聲,一個急剎,病床轟然側翻。床上滾落下來一個老頭,如一攤爛泥,糊在地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從座椅上翻身起來,一臉錯愕地註視著這一幕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女護士看到瞭我,向我投來求助的目光:麻煩你幫個忙好嗎?把他抱上病床。女護士怯生生地指瞭指地上的老頭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急忙趨前相助。地上的老頭紋絲不動,看來病得不輕。女護士見我出手相助,居然當起瞭看客,一點搭把手的意思也沒有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老頭骨瘦如柴,輕若浮雲,我很輕松地便將其抱上病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女護士長出一口氣,如釋重負地說:謝謝你,謝謝你幫我把死人抱上病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有沒有搞錯,這是死人?我回想起剛才接觸老頭身體時溫度的異常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嗯嗯。女護士的聲音在慌亂中還有點萌:今天這個樓層就我一個人值班,例行查夜時發現這個老頭嘴巴大張著,嘴裡好像塞瞭什麼東西。我過去一看,發現有一個橘子硬生生卡在喉管裡。那模樣,可恐怖瞭。好在剛才我已經把橘子摳出來瞭,可是發現得有點晚,大概是沒救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你沒做人工呼吸嗎?我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做瞭,在胸口按壓瞭幾下,不管用。女護士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拜托你專業一點,光按壓有什麼用,得往嘴裡吹氣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知道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女護士話鋒一轉,要麼……要麼你幫我吹吹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迷惑地看瞭一眼女護士,看相貌她不像是從衛校剛畢業的小姑娘,至少也有幾年工作經驗瞭。我苦笑一下:救人要緊啊!說著,作勢要給老頭做人工呼吸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女護士忽然又阻止瞭我,急救室有呼吸機,比你吹氣管用,我本來也是要帶他去急救室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那快走!我來幫你推病床!說著我隨同女護士,一道趕往急救室。抵達急救室後我被擋在門外。於是我又返回住院部,繼續躺在那張長椅上睡覺。另一張長椅上的李抓自始至終就沒有醒來過,鼾聲依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翌日清晨,醫院裡嘈雜起來,繼續睡下去隻會遭人側目。我叫醒李抓,打算離開。就在這時,我再次遇見那位女護士,她情緒低落,一臉倦容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向她打瞭個招呼,詢問那老頭的情況。女護士悻悻地說:別提瞭,還能怎麼樣,自個用橘子自殺死瞭唄。害得我挨瞭領導一通批,一會兒還得去給警察錄口供,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傢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因為這段交集,加之其後幾天,我和李抓每晚都下榻這傢醫院。一來二去,也就和這位女護士熟絡起來,並得知她叫田蓮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田蓮古道熱腸,在瞭解到我們的現狀後,很慷慨,借給我們一筆錢,叫我們租個房子,好有個落腳的地方。為此我們十分感激,承諾找到工作後會盡快把錢歸還她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拿著田蓮的錢,我們在L城棚戶區租到一間平房。盡管住的問題解決瞭,可工作卻遲遲沒有著落。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我和李抓的好逸惡勞。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出租屋裡蒙頭大睡。即便是意識到這樣不妥,進而端正思想,改變作風,也不過是將兩人蒙頭大睡的局面變異為輪流著睡,然後騰出一個人出去找工作。